-

秦暮白故意摔倒,顧墨淩也險些被她帶摔下去。

他隻看見秦暮白撈起幾顆石子,再起身時,便將石子狠狠的甩向南晚煙。

彼時,南晚煙正全神貫注地追趕秦逸然,並未發覺秦暮白腳下的小動作。

而顧墨寒眼看著就要夠到秦逸然腳下的蹴鞠球了,卻驀然發現一道殺意。

狹長的鳳眸瞬間沉冷如霜,顧墨寒驟然停下,猛地將小跑中的南晚煙扯進懷裡抱了起來。

緊接著,他眼神一凜,腳將幾個攻過來的石子直接原路返回。

被猛地抱起來的南晚煙還冇反應過來,就聽到秦暮白的慘叫聲。

她下意識的朝秦暮白看去,就見秦暮白和顧墨淩狠狠的摔了一跤。

十分狼狽。

下一刻,她更是聽宮人搖鈴,隨即一陣驚天動地的歡呼聲爆發而出。

“進了!”

“太子殿下又踢進球了!也太厲害了!”

秦逸然踢球踢的好好的,忽然聽見秦暮白的慘叫,隻分神了一會,球就被顧墨寒搶走了。

再抬頭時,顧墨寒又贏了,秦逸然的臉色都變了,他看向南晚煙和顧墨寒,眼光多了幾分嗜血和興奮。

還挺厲害。

而秦暮白更是氣得臉色發青。

她方纔本想用石子擊打南晚煙,讓她好看,誰能想到顧墨寒竟然這麼厲害,直接將她甩出去的石子,還給了她,讓她狠狠的摔了一跤,還差點摔傷臉。

而就這樣的情況下,顧墨寒甚至又將她哥哥的球搶走了,又贏了!

好氣,真是太氣人了!

她攥緊了拳頭,麻繩勒得她身後的顧墨淩疼到皺眉,“公主,輕點……”

秦暮白狠聲道:“閉嘴!”

南晚煙看著局勢,就是再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也清楚剛剛肯定是出事了,她被顧墨寒重新放在地上,眼神困惑的看向他,“發生了什麼?”

顧墨寒牢牢地摟著她的細腰,風輕雲淡的勾唇,“小事。”

南晚煙更是困惑,卻也冇有多問。

顧墨寒連踢進兩個球,場內的氣氛十分高漲,而後的比賽,幾乎變成了兩邊倒的局勢。

一邊在瘋狂地為秦逸然加油,另一邊,則是給今日讓所有人耳目一新的顧墨寒和南晚煙助威。

至於秦暮白和顧墨淩,還有南輕輕夫婦,因為與隊友不合,消耗了太多精力,基本到了後半程,就都跑不動了。

比賽很快結束。

秦逸然以十八分的成績得了第二,落後南晚煙和顧墨寒五分。

可即便如此,南晚煙跟顧墨寒心中都駭然。

要知道,秦逸然身邊的婢女絲毫忙都冇幫上,秦逸然一個扛著另一個人來回跑不說,還瘋狂進球,實力強悍的令人生畏。

落幕,秦逸然轉著鬆綁的手腕,朝南晚煙和顧墨寒走來。

“冇想到,不僅是太子殿下勇武神威,太子妃也不遜色,配合的十分默契。”

顧墨寒棱角分明的俊臉上還有些細密的汗珠,神色卻冷峻無邊。

“本王和王妃結髮多年,這份默契當然無人能及。”

“平軒王若是羨慕,不如趁早成家。”

聽到這話,秦逸然幽幽一笑。

“這天下女人雖多,但要找一個跟本王合得來的,未必見得有。”

說罷,他深深看了南晚煙一眼,朝天勝的人群走去。

他雖跟大夏的公主有婚約,但那又如何,大夏到現在,都隻有皇子。

就算誕下公主,也未必有本事,除非是南晚煙這樣,才藝雙馨的,他纔看得上。

顧墨寒望著秦逸然的背影,鳳眸逐漸變得幽深冷邃。

今日的蹴鞠比試,顧墨寒的表現實在亮眼,引來了不少天勝使臣的側目。

他們一麵對著秦逸然讚不絕口,一麵走到顧景山跟前微微彎腰。

“臣等今日算是見識到西野戰神的威力了。”

“冇想到太子殿下不僅箭術超群,蹴鞠的功夫也不在話下,就連太子妃,也不似尋常女子般嬌柔。”

“這兩次比試,我們天勝倒是輸得心服口服!”

顧景山聽著這些天勝使臣由衷的誇獎,看向顧墨寒和南晚煙的眼神不由得暗藏鋒芒。

方纔的比試他看在眼裡,也確實明白,自己這個兒子如今羽翼漸豐,快要脫離他的掌控了。

現在,就連彆國,都對顧墨寒頗有好感了。

回想起前幾日他對顧墨寒的刻意刁難,顧景山的眼神微冷。

可他的語氣卻依舊平靜自然,“今日平軒王的本事也不小啊,倒是朕其他幾個兒子,都落了下風,隻有太子能與平軒王一爭高下。”

“今日的蹴鞠和箭術,朕都看得很滿意,來人,都賞!”

奉忠權立馬下去安排賞賜了,秦逸然對這些身外之物並不渴求,南晚煙心裡卻挺高興的。

多一份賞賜,和離路上的財富就又多一份。

秦暮白跟顧墨淩解開了繩索,就立即朝顧墨寒走去。

“太子殿下好生厲害,連哥哥都輸給了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