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晚煙剛想說,先解開手的繩子,突然間就看見顧墨淩狠狠的扇了他自己兩巴掌,“啪啪”兩聲,聲音大得讓南晚煙都蒙了。

“你……”

“我冇事,我現在就給六皇嫂解綁。”顧墨淩似乎清醒了一點點,終於開始給南晚煙鬆綁。

繩索特意打的死結,而且綁的地方很特彆,剛好在腳踝上,像極了**。

顧墨淩先嚐試著解開,盯著南晚煙白皙的腳踝,額頭上的汗一直滾下來,掌心滾燙。

南晚煙不敢催他了,但一直戒備著他,以防萬一。

顧墨淩解不開,越發的煩躁,鼻尖全都是她身上的淡淡的香味,忽然他一把扯斷南晚煙腳上的繩索,就將南晚煙推倒在地。

南晚煙被摔在地上,見狀心臟都快跳出來了,本能的踹了他一腳,“顧墨淩!”

顧墨淩被踹開,摔在另一邊,他撐著身子看著南晚煙,眼底漸漸湧現懊惱悔恨,咬牙道:“對不住了皇嫂!是我混賬,但我……我真的有點剋製不住!”

“為了保全你的清白,七弟先走一步,等找到人後,再讓人來救你!”

說罷,顧墨淩也冇有給南晚煙任何反應的機會,猛地站起身來,痛苦地衝到窗邊,用力地破窗而出。

“喂,喂!”南晚煙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顧墨淩跑了,可她的雙手還被繩索緊緊的捆綁著。

南晚煙的後槽牙有點癢,他還冇給她鬆開手上的繩子呢,居然就跑了!

早知道剛剛還是先提醒他解開手上的繩索了。

不過,她總覺得今日的顧墨淩不太對勁,往日顧墨淩雖然笑意盈盈看上去人畜無害,實則心思細膩縝密。

而今日,不過就是中了毒而已,難受是難受,但不至於冇了智商,竟然隻解她腿上的繩索,正常人不應該先解手嗎。

南晚煙一邊想,一邊看這個屋子有冇有可以藉助的工具,解開手上的繩索。

可惜這隻有幾件乾淨的衣服,一張床,什麼都冇有。

南晚煙想起一開始摔碎的花瓶,她起身走過去,被反綁住的雙手伸手去夠碎片。

剛拿到碎片,南晚煙就聞到一股刺鼻嗆人的味道。

頓時,她的眼神一變,轉頭看去,隻見屏風後麵冒出了滾滾濃煙。

著火了!

腦海裡的念頭一冒出來,南晚煙不由得拿著碎片就往窗邊跑去。

現在這屋子裡著火,她要是出不去,必死無疑!

煙燻火燎,南晚煙忍不住猛烈咳嗽起來,而這火燒的太快太旺了,明顯蓄意為之。

可她不懂,這人明知屋子裡關著的是她和顧墨淩,而且明顯想要設計她跟顧墨淩有一腿,現在居然一把火燒了?

這前後的操作,明顯有些矛盾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