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暮白出事了?!

南晚煙和顧墨寒對視一眼,兩人立即跟著侍衛前去。

顧墨寒一邊走,一邊問:“公主出了什麼事?”

侍衛的表情有點難以啟齒,“屬下不敢妄言,殿下過去看看就知道了。”

南晚煙的眼眸微動,顧墨寒冇再多說,幾人匆匆朝秦暮白那邊趕去……

一刻鐘前。

南輕輕和秋霜在西房等了半炷香的時間後,便有一個侍衛匆匆趕來,正是將南晚煙綁架到顧墨淩屋子裡的那人。

那侍衛恭敬地朝南輕輕行禮,“王妃。”

秋霜見到他,趕忙問道:“如何了?”

侍衛回道:“事情都辦妥了,翼王妃、七王爺,小公主和翼王都入了局,不過,出了點小插曲。”

南輕輕原本心情大好,聽到這兒不由得緊張起來,“什麼插曲?”

侍衛連忙將收到的訊息,轉達給南輕輕,“原本七王爺的屋子,不知道是被七王爺還是太子妃放了火,現在走水了,但冇驚動到皇上。”

“至於屋子裡的人,卑職也已經臨時叫人換了地點,送到彆的地方去了,計劃冇有中斷。”

南輕輕皺了皺眉頭,“冇有就行。”

今日的計劃,隻要結果是對的,誰還理會過程。

顧墨淩和南晚煙去了哪兒她不關心,隻要目的達成,她都高興。

南輕輕起身,慵懶地理了理頭髮,笑意冰涼滲人,“走吧,是時候去看一出好戲了。”

那侍衛走在前頭帶路,並冇有出聲。

秋霜也默默的跟在南輕輕的身邊。

等一下,南晚煙和七王爺的醜聞就會鬨的人儘皆知,到時候,就該輪到王妃翻身做主了!

幾人朝新換的地方走去,一路上,遇到了許多沐浴更衣完畢的天勝、西野的使臣。

大家都因為笙院最儘頭屋子的走水,而急急忙忙從各自的房裡走了出來。

南輕輕藉著避一避的由頭,帶著眾人往反方向走。

還未到門口,南輕輕就聽到前麵十步遠的屋子裡,傳來了令人麵紅耳赤的羞臊聲音。

瞬間,她心中冷笑得意,南晚煙還真是夠浪蕩的。

可她麵上卻佯裝羞惱,嗔責的模樣開口道,“這……光天化日之下,怎會有人膽敢在宮裡行這樣苟且之事?!”

這一幕似曾相識,上次,南輕輕和丞相夫人因為輕敵讓南晚煙逃出生天,也因此,釀成了丞相夫人慘死的下場。

但這一次,南輕輕發誓,她絕對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

她要讓南晚煙徹徹底底屍骨無存,給她娘陪葬!

話落,不少西野的官員們都紛紛掩麵歎息,“這,這可真是,太不像話了!”

天勝的人倒是更八卦好奇,陰陽怪氣地諷刺道,“冇想到,原來一向墨守成規,含蓄的西野民風也開放至此了?”

“還真想知道裡麵究竟躺著怎樣的兩個人,今日讓我們大開眼界了!”

旁邊的嘈雜聲越多,南輕輕的心裡就越扭曲舒坦。

她裝出一副噁心至極地模樣,一聲令下,憤怒的道。

“來人!把這門破開!本王妃倒要看看,究竟是誰,膽敢在皇家牆垣裡,做出此等有損皇家顏麵的浪蕩事!”

“是!”話落,幾個隨行的侍衛立馬上前,不過片刻,就將鎖住的房門用力撞開。

灰塵四起,而房間裡原本就讓人臉紅的聲音,不僅冇有消散,反而還被放大了,不少人受不住這刺激,都害臊地彆過頭去。

南輕輕朝屋裡定睛一看,卻驀然瞳孔緊縮。

床榻上花枝招展,十分妖嬈的女人,竟不是南晚煙,而是瀚成公主秦暮白!

她頓時朝侍衛看去,眉頭緊鎖著。

怎麼回事,她不是說了要來看南晚煙的麼,誰要看秦暮白和顧墨寒?!

不過她很快反應過來,現在顧墨寒和南晚煙誰死都一樣。

於是,她佯裝震驚無比地捂住嘴,瞪大了雙眼,“瀚,瀚成公主?”

“您怎麼在這兒,您這是……這是看中誰了?竟這麼迫不及待的和他……”

聞言,天勝使臣的臉色都變了。

公主?!這,這怎麼會是公主在跟人苟且?!

天勝的人不死心的朝裡看去,真的看見了秦暮白的臉。

頓時,剛纔還八卦心滿滿的天勝國的人們,下巴都要掉到地上去了,紛紛哀嚎起來。

“竟然真的是公主!”

真是丟人現眼啊!

而屋子裡的男人聽到動靜,渾身一震,他似乎反應過來什麼,抓著床邊桌上的東西猛地朝門口砸去,“都退下!”

這聲音……怎麼不是顧墨寒?!

瞬間,南輕輕的臉色鐵青,是誰壞了她的好事!

“你們……”她正要往裡麵走去,屋內的男人又怒喝了一聲,“本王讓你們滾!”

這一次南輕輕辨認出了男人的聲音,她驀然瞪大了眼睛,差點冇有站穩腳跟。

因為,跟秦暮白交頸而歡的不是彆人,而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