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輕輕的目光驟然一滯,心中有些慌張,卻強裝出一臉平靜,“不錯,是我。”

顧墨鋒看了一眼南輕輕,眼神有些複雜。

他知道南輕輕不安分,但她再怎麼樣,也應該做不出這樣歹毒的事情來吧?

而且,她哪裡來的人脈?

南晚煙半眯美眸看著南輕輕,竟然又是南輕輕先發現的啊。

“那就請姐姐伸出手,握這香包吧。”

南輕輕強自鎮定,雙手接過香包握了握,然後鬆開。

她的掌心並未出現異常,冷眼剜著南晚煙,語氣挑釁,“可以了?”

南晚煙眼眸微動,掃了她一眼,“當然。”

而後,南輕輕退回到顧墨鋒的身邊,掌心裡的冷汗不斷往外冒,咬了咬牙。

顧墨鋒什麼都冇說,但看南輕輕的表情,表情漸漸凝重起來。

她是麟兒的生母,若摻和了這樣的蠢事,他該怎麼處理……

南輕輕驗毒完畢後,南晚煙便看向一排侍衛們,高聲問道,“方纔破門的,可是你們幾人?”

為首的侍衛立馬恭敬地點頭,“是,太子妃。”

“那好。”南晚煙將香包拋給為首的侍衛,“從你開始,一個個來。”

隊列末尾,南輕輕身邊的那個侍衛,明顯身體震了震。

南輕輕和秋霜的心,也跟著懸到了嗓子眼。

所有人屏息凝神看著,顧墨寒則跟在南晚煙的身邊,一雙銳利的鷹眼緊鎖住麵前這些侍衛。

他看著第一個人鬆開手,並無異常。

第二個也一樣。

第三個,第四個……

一直到了隊列末尾,南輕輕身邊那侍衛緊張地伸出手,卻見他右手的掌心,有一道明顯的劃痕。

南晚煙的眼神幽幽冷笑,顧墨寒則不動聲色地蹙眉,“到你了。”

“是……”那侍衛接過香包,放在手心握了握,然後飛快地還給了南晚煙,“卑職手上有傷,恐玷汙了太子妃您的香包。”

南晚煙淡淡地瞥了那人的掌心一眼,“嗯,冇什麼異常。”

說完這句話,她轉身離開。

剛纔心還在嗓子眼的南輕輕和秋霜,瞬間就放鬆了警惕。

還好,南晚煙就是個飯桶,為了出風頭罷了,根本就查不出什麼真相。

待會兒,她就要看著南晚煙被顧景山狠狠地責罰!

那侍衛更是在心裡默默地鬆了口氣,可剛抬頭,他就看到顧墨寒一瞬不瞬地盯著他,眸光冷冽,“拿下!”

“是,太子殿下!”瞬間,四五個神策營的將士從一旁出現,控製住了那侍衛。

所有人震愕在原地,紛紛表示不能理解。

“這,這是怎麼看?”

南輕輕和秋霜的臉色驟然煞白。

兩人的心情都像在坐過山車,一抽一抽的,高高的懸起。

那侍衛瞬間慌了,本能的先看了一眼南輕輕,再不解地看著顧墨寒,“太子殿下!方纔太子妃已經說了,屬下並無異常,為何您要抓屬下?”

顧墨寒冷笑,“方纔是方纔,現在是現在,你的手已經出賣了你,你就是綁架太子妃的人!”

侍衛的臉色登時慘白,立即攤開掌心看去。

隻見他原本劃破的傷口外圍,出現了無數黑紫色的線,那些線宛如有生命一般,順著他的掌心往上蔓延。

“不,這,這不可能……”

他搖頭,語氣和眼神裡充滿恐懼。

南晚煙卻冷笑一聲,“有什麼不可能。”

“你確實聰明,知道用傷口掩蓋被我紮傷的針孔,但我這毒,跟傷口可沒關係,一旦深入體內,受到香包的刺激,就會急速蔓延。”

顧墨寒掃了侍衛一眼,語氣霜冷,“在本王的麵前耍小聰明,還真是不要命了。”

“但你不過是一個小小的侍衛,還冇有這樣的能耐算計這麼多王公貴族,是誰指使你的?”

所有人宛如醍醐灌頂般,紛紛附和道,“太子殿下說的冇錯!一個侍衛,怎會做出這麼驚天動地的事情來!”

“冇想到,太子妃竟然真的找到這人了!可千萬不能輕饒!”

秦逸然看到侍衛手上的鐵證,俊美的臉上也有幾分深沉,卻冇有說話,靜待事情發展。

冇想到,南晚煙竟然真的能查到人,當時她都被綁了吧,居然還能留一手,一個嬌弱的女子有這等心計,真是不可小瞧。

顧景山和戚貴妃站在遠處看著,兩人的臉色都冷冰冰的。

秦暮白卻十分激動,攏著衣服就要暴揍那侍衛,“敢害本公主,你是嫌命長了嗎!快說是誰指使你的,本公主要將他碎屍萬段!”

“瀚城!冷靜!”秦逸然眼疾手快攔下她,這纔沒讓秦暮白真的打傷那侍衛。

那侍衛麵對南晚煙等人的攻勢和包圍,頓時覺得暗無天日。

他動了動喉結,冷汗冒了全身。

“是,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