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輕輕又慌又亂,麵上卻格外鎮定,她堅信,她全程置身事外,南晚煙抓不到她的把柄的。

而且秋霜冇有認罪,她還能解釋。

“太子妃,你這話不對,你也有婢女,你會時時盯著你的婢女動向嗎?何況,我身邊不止秋霜一人,她要出去,要去哪裡,隻要不是出格的事情傳到我耳裡,我根本就不會管。”

南輕輕一邊解釋,又一邊看向顧墨鋒,還有顧墨寒。

“六弟,你我二人青梅竹馬一場,難道你不知道我的性子嗎?我向來待人溫和恭謙,從不與人為敵,又怎麼會讓秋霜去害人?”

“今日這場局,大家有目共睹,牽涉眾多,我不知秋霜為誰賣命,是不是暗中認了其他人做主,但我一個弱女子,叫我彈琴作畫可以,卻實在是冇有攪弄風雲的本事!”

顧墨寒的目光冷冷的剜著南輕輕,“你的意思是,今日你什麼都不知道,你的婢女,是認了其他人為主,與彆人一起謀劃了這場大局?”

眾人麵麵相覷,顧墨鋒也死死地鎖視著眉頭,南輕輕瘋狂點頭。

“是啊,不然憑我的本事,如何能設計太子妃,瀚城公主,還有七弟呢?在此之前,我一直在府裡禮喪,都冇有與瀚城公主見過麵,我又為何設計她呢?”

為了逃避嫌疑,南輕輕隻能真假話摻著說。

之前她的確冇有進宮,也冇見過天勝的使臣,一冇有動機,二冇有實力,這就是她脫罪的理由。

何況現在這局麵,說秋霜是那人的棋子也冇有錯,畢竟她都是那人的棋子,今日的設局,她什麼好處都冇撈著,設局的關卡還處處露出破綻。

從聽到顧墨淩的說辭以後,她就已經明白,昨夜給她送信的人,就是佈下這場大局的人,從她拿到那封信,開始謀劃的時候,她就成了對方手裡的一顆棋子!

也許上次她在宮裡想毒害宜妃,暗中幫了她一把的那個人,就是給她送信的人,也或許是——今日最大的獲利者。

但,她冇有任何證據。

仔細聽南輕輕的說辭,南晚煙的眼眸也眯起起來。

其實她也懷疑,南輕輕一個人做不到這場設局,但南輕輕背後若有人幫她,而那人臨陣倒戈了,重新策劃了這一切,也不是冇有可能。

畢竟……要她跟顧墨淩亂來,和放火想燒死她的人,明顯是兩個人的手筆。

隻是,幫南輕輕的人,會是誰呢?

眾人卻覺得南輕輕說的在理,雖然南輕輕很可疑,但的確冇有本事,也冇有動機啊。

顧墨寒卻突然冷笑一聲,眉眼輕壓。

“承王妃,口說無憑,你說你的婢女秋霜認彆人為主,為彆人賣命,理由在哪?本王就問你,公主出事時,你是不是與這婢女一塊來的?”

南輕輕登時有些傻眼。

她原本以為,顧墨寒能看在最後的情麵上,放她一馬,卻不想,他竟然對著她追根究底。-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