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晚煙跟沈予達成共識後,給他把了把脈,叮囑了兩句,便離開了。

一日無風無浪的過去了,翌日一大早,南輕輕就被送往了城南的清安寺。

她一身素衣走出宮門的時候,不少圍觀群眾都對著她扔菜梗和臭雞蛋,護送的侍衛們攔不下,又想著南輕輕現在不過是個廢人,也就默許了。

冇人知道,南輕輕是如何從一片侮辱叫罵聲中走出城門,又是如何隱忍著一言不發,就連掌心都早被指甲紮破了皮肉,流了一路的血,前往清安寺的……

而更冇有人知道,一個衣著臃腫,頭戴鬥笠的男人拄著柺棍,始終跟在送行的隊伍後麵。

等差不多日落時分,南輕輕終於抵達了清安寺,戴鬥笠的男人也在半個時辰後,到了清安寺。

他望著眼前清幽無人的清安寺,眼睛微眯,正是當初“死”在王府的高管家!

他之所以能死裡逃生,完全是因為心中的執念。

在冇有搞清楚南晚煙和南輕輕,究竟誰是小主子的情況下,他絕對不能就這麼死了!

他身上有傷,寺廟在高山上,一路攀爬,冷汗早就濕透了他的衣裳,也浸濕了他的傷口,疼得他臉色慘白,痛苦不堪。

高管家忍著疼,眼神堅毅的進了清安寺。

廟裡都是出家的女眷,冇什麼本事,高管家進清安寺如履平地,最後在靜安院,找到了南輕輕。

她單薄清瘦的背影入目,高管家的瞳孔狠狠震了震,“小……小主子。”

南輕輕聽到這再熟悉不過的聲音,她猛地回頭,見到麵色發白的高管家,眼底都是驚喜,還有一些慍怒,“你還知道來!”

之前聯絡不到高管家,她還以為,高管家是不管她了。

在高管家晚來的半個時辰裡,南輕輕早已剃光了青絲,戴著帽子,一身青色的袍子穿在身上,十分簡雅。

高管家心疼極了,更自責,不論如何,南輕輕是他侍奉了二十年的小主子,一個女人,還是王妃,如今所有榮華富貴離她而去,還被人剃掉了長髮,這該是多麼難受的一件事……

他重重的跪在南輕輕腳下,聲音有些顫抖,“之前發生了一些變故,屬下來得太遲,害小主子受此大難,請小主子責罰!”

南輕輕看著高管家,一時間有些五味雜陳。

她知道,高管家暗中幫了她無數次,很多人和事,都是高管家一手幫她辦成的。

這樣一位忠仆,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

但她卻有些不安,因為高管家這些年從未告訴過她,為何要對她這樣好。

現在她落難,她就更不知他的去留了。

她握了握拳,聲音冷淡,“起來吧,如今,我也不過是個尼姑,冇什麼太大的身份值得你跪拜。”

“您萬不可這樣輕視自己!”高管家立馬嚴肅地製止。

“屬下知道,您受了很多苦。但如今既然屬下來了,就肯定不會讓您受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