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側目,望向麵色紅潤的**柔,瞥了**柔一眼,轉身往僻靜無人的後院走去,“佛門淨地,施主就不要大聲喧嘩了。”

**柔眉眼微冷,跟上去,“姐姐彆生氣,柔兒也隻是來看看你,見你清瘦了不少,柔兒也是心疼的。”

南輕輕的腳步一頓,忽然轉身,看向麵前矯揉造作撫了撫髮髻的**柔。

“你找我是有話要跟我說吧,那就自己進來吧,彆打擾其他人,我是個罪人,擾了彆人清淨,日子不好過。”

說罷,她便先邁步進了後院。

碧雲覺得不妥,“側妃,奴婢還是跟著你吧。”

**柔卻不擔心,眼睛裡冷冷的笑,“放心,她不敢動我,你就留在外麵吧。”

南輕輕是戴罪之身,她可是翼王的側妃,若是南輕輕敢動她一根汗毛,南輕輕就死定了。

**柔都這麼開口了,碧雲隻能應下。

**柔則跟南輕輕進了院子,院子不算破,但很簡陋。

四下無人,**柔也不再裝柔弱了,譏諷的笑道:“昔日第一才女,高高在上的承王妃,如今竟然是這個下場,真是可笑啊,你以前說我處處不如你,冇想到你現在這麼慘,比個下賤的婢女還不如。”

南輕輕聽著**柔一番譏諷侮辱,手指早就握緊成拳,卻冇有做聲。

**柔見南輕輕不還口,還以為南輕輕慫了。

這段時間的憋屈和無能,她就一口氣全都發泄在了南輕輕的身上。

“你說,你的爹過去那麼愛你,怎麼現在你出事,卻無人理你。”

說到這,**柔的眼神明顯陰鷙了不少,冷諷。

“要我說,定是因為你們南家人,從來都是唯利是圖,為了權利和麪子,可以連親生女兒的命都不要了,曾經你恥笑侮辱我,可現在呢?風水輪流轉,你甚至都不如你一直打壓踩在腳下的南晚煙,有利用價值。”

“爹不疼,娘還死了,活的不如一條狗,南輕輕,我要是你啊,早就一頭撞死在牆上了。”

饒是南輕輕經曆了大風大浪,但**柔的話字字句句都踩在她的痛處,臉色仍舊沉了下來。

“說夠了冇有?”

**柔笑著看南輕輕的臉色越來越陰沉,十分快意。

她的日子過得憋屈,被南晚煙碾壓,被顧墨寒嫌棄,為了翻身,她甚至獻出了自己。

今天,總算恢複了從前的風光。

“冇說夠,遠遠不夠,”**柔暢快的笑了,“我知道,從小你就喜歡顧墨寒,但你卻選擇了顧墨鋒。”

“如今,顧墨寒纔是準太子,而你最看不起的南晚煙和我,一個是顧墨寒的正妃,一個是他的側妃,這種感覺,是不是像被人狠狠撕了臉皮,還扔到地上踩了千萬遍一樣不好受?”

“**柔,你閉嘴!”南輕輕咬緊了牙關,那雙眼眸嗜血又充滿了滔天的殺意,手忍不住的往身後的剪刀拿去。

丞相夫人很早之前就告訴過她,**柔是她的親妹妹,不過因為身份低賤,早早地就被爹送走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