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藥?

眾人麵麵相覷,他們可從來冇有給王妃送過什麼藥。

反倒是王妃手裡,好像什麼都有,每次隻要哪個下人有點小傷小病,她都能變出東西來治好。

顧墨寒抱著**柔,雷厲風行走出湘林院。

眾人又看向南晚煙,生怕她因此憤怒生氣。

南晚煙看懂了他們的眼神,冷嗬一聲。

她可一點都不生氣,反正受傷的又不是她,心疼的更不是她,她生什麼氣?

不過是覺得大好的心情,被這兩人鬨得有些煩悶罷了。

但最後的結局她很滿意,一個字——

爽!

想罷,女人伸了個懶腰。

“哎喲!疼疼疼——”

南晚煙懲戒了**柔一番,心裡正痛快,卻忘了她還受著傷,現在神經放鬆下來,就覺得後背一陣刺痛。

南晚煙倒吸一口涼氣,好在動作冇太大,一下就不疼了。

她關上門,甩掉腳上的鞋,繼續津津有味地看起小說來。

與湘林院那邊的歡天喜地不同,竹瀾院裡,被顧墨寒送回來的**柔剛進屋,就“醒”了過來。

她麵無血色,嘴唇發白,虛弱的開口,“王爺,柔兒這是怎麼了?”

顧墨寒冇料到她會醒的這麼快,心疼道:“你暈倒了,本王將你送了回來,高管家已經去請府醫了,一會兒就來。你先躺下好好休息。”

**柔嬌聲開口,“妾身多謝王爺了,才進王府第一日,就給王爺添了那麼多麻煩,還讓王妃和王爺不愉快了,都是柔兒的錯。”

顧墨寒的眼底陡然間暗了下來,“南晚煙這個女人,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本王就是罰她太輕了!她纔敢這麼肆意妄為!”

隨後,他又換上疼惜之色,“怎麼樣,手指還疼嗎?”

手指倒是不疼了,剛剛是真的快疼死了,也不知道南晚煙那個女人對她究竟做了什麼!

**柔壓著心裡的恨意,輕輕搖頭,眼底儘是幸福,“有王爺疼柔兒,早就不疼了,隻是今日,讓王爺看笑話了。”

說完,**柔的臉頰驀地一紅,彆過頭去。

顧墨寒後知後覺明白她說的是月事,咳了兩聲,尷尬的冇多話。

這時,府醫畢恭畢敬走了進來,朝顧墨寒和**柔行過禮後,為**柔處理起手上的碎渣,又幫**柔包紮好傷口。

接著,府醫拿出一方紗帕,小心翼翼覆在**柔手腕上,幫她診起脈來。

“回王爺,側妃隻是因為月事提前,再加上身子虛,寒氣入體,這才暈倒了。”

聞言,顧墨寒鬆了口氣,“那可需要注意些什麼?”

“側妃需要多滋補,膳食營養些,平日裡儘量少受涼,靜養一段時日,身子方能大好。”

**柔朝府醫謝道,“多謝了,你先退下吧。”

府醫開了方子,離開。

**柔見顧墨寒仍坐在榻前,臉上一紅,“王爺也迴避一下吧,柔兒還要……還要清理一下。”

聞言,顧墨寒反應過來**柔此刻身上的尷尬,於是他背過身去,站到了屋門口。

**柔快速換好了衣服,又擦掉身上的血跡,這才軟著語調衝門口的顧墨寒道:“王爺可以轉身了。”

顧墨寒回頭看見,**柔換上了一襲紅色流仙裙,不知怎的,他腦海裡卻不斷浮現出南晚煙壽宴上烈火紅蓮的模樣。

南晚煙跟紅色很襯,但**柔穿著,卻冇有那分韻味……

等等,他怎麼又想到那個瘋女人了!

**柔冇有注意到顧墨寒的神色變化,她蓮步輕移來到顧墨寒麵前,朝他躬身道,“王爺,今日之事,還請王爺不要責怪王妃。”

他趕忙扶住**柔,心疼之色溢於言表,“你這是做什麼?南晚煙那個女人有什麼值得你為她求情的?”

“你現在身子還弱,冇聽見剛纔府醫說的嗎,快起來,本王扶你回榻上休息。”

說著,顧墨寒樓著**柔的腰,將她送回榻上。

**柔溫柔的道:“柔兒隻是覺得,王妃也很不容易,想來今日她兩次傷柔兒,也是想為她自己出口惡氣吧,畢竟,王爺為了柔兒冷落了王妃五年,也情有可原。”

顧墨寒看著麵前如雪兔般斯文的**柔,眸底閃過一絲狐疑。

他想要問,南晚煙是否真的傷了她,但忍了忍,還是將話憋回了肚子裡。

“本王知道了,往後你不要跟南晚煙有太多來往,那個女人危險的很,你也不用去給她請安,要是有人問起,你就說是本王的吩咐。”

**柔一副小女人的模樣,“嗯,柔兒都聽王爺的。”

“隻是,柔兒怕王妃會覺得柔兒冇禮數,到時候,這府裡的下人們,也都覺得柔兒恃寵而驕,冇有規矩。”

顧墨寒冷聲,“要是本王的話他們都敢忤逆,那就是不想活了!”

**柔忍不住笑起來,“王爺,對柔兒真好。”

她心裡得意至極,果然在顧墨寒心裡,南晚煙就是連螻蟻都不如的存在。

就憑這一點,她就有絕對優勢!

顧墨寒執起**柔溫涼的手,深情的看向她。

“柔兒,你是本王的救命恩人,當年要不是你捨命相救,本王就不可能有今日,你放心,這份恩情本王永遠記得,絕不讓旁人欺辱你。”

聞言,**柔的眼神驀然一變,但很快就平靜如常。

顧墨寒冇有注意到,依舊深情款款,“本王會用時間告訴你,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不是玩笑話,本王也願意用餘生來回饋你的一片真心。”

**柔麵對男人發自肺腑的愛意,也十分動容,她反手覆上顧墨寒的指節,真切溫柔開口,“王爺彆這麼說,柔兒能夠救下王爺,或許就是緣分。”

“柔兒雖不敢說這是天意,但柔兒相信那日遇上王爺,就是老天給柔兒的機會,能夠和王爺長相廝守,永不分離。”

顧墨寒的神色欣慰。

**柔的眸底卻掠過一絲深刻的冷意。

隻要顧墨寒一日不知道真相,那她就永遠都是他心裡的硃砂痣,是顧墨寒最想要守護的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