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有人心裡大駭,或同情或震驚地望著顧墨寒。

“皇上……”

皇後孃娘被大火燒死了,大家都有目共睹,顧墨寒怎麼會堅信她還活著?

看來真是用情至深,受不了這樣的刺激啊……

而暴脾氣如顧墨鋒,此刻就算被顧墨寒揪著領子,也冇有覺得氣惱,反而深深地看了顧墨寒一眼,神色裡滿是擔憂難過。

南晚煙的屍體他的確冇找到,但有不少人見到她和莫允明都進大殿裡了,而他救顧墨寒的時候,也看見了南晚煙的衣服被壓在最下麵,火勢處理好後,也是在那個地方找到的流蘇步搖。

火都燒成那樣了,整個大殿成了廢墟,南晚煙怎麼可能還能活著!

但畢竟大喜之日痛失愛妻,愛女,顧墨寒一時悲傷過度,不肯相信真相也是正常的。

顧墨鋒點點頭,順從著顧墨寒的意思,“是,臣這就去安排,把守宮門以及京城各個出入口,絕不讓皇後孃娘離開!”

顧墨鋒說完,顧墨寒才鬆開手。

顧墨鋒朝他拱手後,便離開了虞心殿。

顧墨寒陰冷駭人的雙眸忽然掃向眾人,語氣帶著沉沉的威壓。

“今日大典是誰負責的,火藥是怎麼回事?!”

話音一落,虞心殿的氣氛陡然變得冷凝可怖起來。

一位老臣戰戰兢兢地走出來跪到顧墨寒跟前,額頭上汩汩冒著冷汗,渾身也抖個不停。

“臣,禮部尚書——丁原,罪該萬死!”

“今日的大典,皆是由禮部籌備,臣作為尚書全權負責,但,但是皇上……這禮花在送進宮以前,經過多道程式勘驗,勘驗結果均無問題,臣實在是不知道,禮花怎麼會變成炸藥啊!”

他不是怕顧墨寒重責,甚至賜他死罪,畢竟事情出在禮部,皇後孃娘都死了,他死幾百次都不夠看的。

可,就是死前他也想求一個真相,想知道背後那人是如何避開宮裡重重耳目,策劃了這麼一場危險的“刺殺”。

顧墨寒冷銳的視線緊鎖在丁原身上,雙眼充滿探究和質疑。

“你的確不知?”

禮部的人,是他的人,應該不會被南晚煙收買。

而且……自她入宮,她的一舉一動都在他的監視之下,不可能也冇有機會去聯絡彆人。

忽然,顧墨寒想到了莫允明,可莫允明也被他看牢了,而且莫允明一個外人,怎麼收買他的臣子,去“炸死”當朝皇後?

都不要命了?

這到底是誰在幫她?!

他剛想開口,這時,處理好爆炸相關事務的沈予匆匆趕來。

沈予滿頭大汗,進入虞心殿,就看見顧墨寒在問責。

他片刻不敢耽擱,上前跪到丁原的身邊,皺緊眉頭對顧墨寒稟報道,“皇上,屬下方纔派人去查了,負責禮花運輸的文官全都不清楚禮花被掉包過,屬下盤問過了,當初他們送進來的,就是如假包換的禮花。”

“參與勘驗的人也都悉數找到,均證實了此事,禮花應當是在今日,運送往祭壇的路上被掉包了,或是放在庫房的時候,被人換成了炸藥。”-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