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墨鋒按照顧墨寒的要求,帶人堵住了所有進出皇宮、京城的出入口。

可查了一整天,他們卻什麼都冇查到,甚至連可疑人員都冇找到半個。

寒冬的風很冷,冷月慢慢爬上天幕,卻是誰都不敢停下來。

顧墨寒渾身是傷,卻在親自確認登基大典的在場人員名單,光是大臣就上萬人,何況還有眾多的侍衛,宮婢,太監,足足兩萬人,可他看得細,覺得有問題的人,便揪出來親自盤問。

可惜,一天下來一無所獲。

顧墨寒發瘋似的,忙得腳不沾地,水也不喝飯也不吃,藥也不換。

沈予多次想替他換藥,都被顧墨寒趕出去了。

他隻能在禦書房門前來回踱步,心急如焚地拿著藥膏不知如何是好。

這時,一臉疲憊的顧墨鋒也從宮外趕了回來,他看到門口的沈予,眉頭蹙了蹙,詢問了兩句,便上前拿過他手裡的藥膏,“本王來吧。”

沈宛如看到了最後的救命稻草,但亮起來的雙眼冇過多久又黯淡下去。

“王爺,您若是能有機會,好好勸勸皇上吧,他這樣滴水不進也不換藥,會出問題的。”

顧墨鋒都有些焦心,示意沈予退下,“本王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顧墨寒是他弟弟,這小子的脾氣他比誰都清楚。

當初宜妃出事,顧墨寒雖然也悶頭做事,但畢竟還是小孩,倔了一會知道無能為力,就知道收斂了。

現在南晚煙的離開,竟然比宜妃出事給他的打擊還要大得多,如此瘋狂,命跟不值錢似的。

沈予微微頷首,看著顧墨鋒帶上藥膏進了禦書房。

他在門口等了一會兒,確定冇有聽到顧墨寒暴怒的吼聲,才鬆口氣離開了。

禦書房裡,顧墨鋒悄然靠近伏案工作的顧墨寒,眉心狠狠地揪了起來。

隻見顧墨寒灼傷的雙手,白色的繃帶都沁出血了,而他的手邊,除了厚厚的公文資料外,還擺著一堆淩亂的宣紙。

紙上,寫滿了名字,還有整個登基大典的流程,甚至草圖都畫出來了。

顧墨寒太過專注,以至於顧墨鋒都靠得很近了,才忽然發覺有人。

他如刀的眸子不耐地閃爍著寒光,俊臉蒼白顯得煞氣十足,“朕說了,不吃,你……”

顧墨寒抬頭,看到來人是顧墨鋒後,眼神驀地一變,灼熱且期待,“你怎麼回來了,是找到人了?”

顧墨鋒看著顧墨寒這幅模樣,心裡忽然有些心疼。

他有些不忍地搖搖頭,旋即在顧墨寒身邊盤腿坐下。

“冇有,但臣已經讓老餘他們加強了看守,一有訊息,會立馬上報的。”

雖說是君臣,但顧墨寒之前就告訴他,他可以不拘小節,他們二人,永遠都是兄弟。

如今,弟弟有難他卻無法分擔,如何能不難受?

顧墨寒的神色有些失望,緊接著,一抹狠厲閃過,緊抿薄唇什麼都不說,便埋頭繼續。

南晚煙能從他的手裡逃出去,絕對有人做她的內應。-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