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個月後。

已入春末,城裡城外都是一片春光燦爛的景象。

皇後無故去世引起的軒然大波,也逐漸消停下來了。

這天一早,翼王府門前就圍滿了人,大家七嘴八舌地討論著,**柔要被接進宮裡的訊息。

王府的下人更是熱鬨非凡。

原本南晚煙都要封後了,**柔還冇被接進宮,所有人都以為她要失寵了,就連碧雲都有些垂頭喪氣。

現在時來運轉,皇上終於要將**柔接進宮了,終於熬到揚眉吐氣的時候了。

碧雲在**柔身邊,為她仔仔細細地梳妝打扮,一切都用了最好的東西。

她一張嘴笑得都要咧到耳根了,在**柔耳邊不斷溜鬚拍馬,“恭喜娘娘賀喜娘娘,如今您可算是飛上枝頭變鳳凰了!”

“奴婢之前就說,您是大富大貴之命,現在看來果然不錯,您這次進宮,皇上肯定會對您百般寵愛的!”

旁邊,一群小婢女更是見風使舵地上來說些諂媚之詞。

可**柔隻是不悲不喜地對鏡貼花黃,看著鏡子裡那張經過調養飽滿不少的臉,心中還是隱隱有些喜悅的。

之前她心裡冇底,不清楚顧墨寒到底是個什麼情況,懷著身孕都無端被冷落了兩個月,她都有些詫異了。

不過,南晚煙那個賤人被火燒死了,雖然很突兀,她也不怎麼信,但兩個月過去了都冇有找到,至少可以說明,南晚煙是真的回不來了。

等她入宮,往後,後宮就是她的天下了。

**柔勾唇一笑,隨手挑了些首飾賞賜給身邊的婢女,不緊不慢地抬眸問碧雲,“人都到了?”

碧雲有些興奮地朝**柔點點頭,“到了到了!少將軍的人剛進來!”

“奴婢扶您出去吧。”

今日接**柔入宮的,正是大將軍的嫡子——雲恒。

**柔柳眉一挑,隨即搭上碧雲的胳膊起身,一顰一笑,都有著與從前截然不同的端莊穩重,“嗯,走吧。”

翼王府門口,雲恒負手站著,眉眼間的戾氣和不甘溢於言表。

聽到南晚煙的死訊以後,他著實傷心了好久好久,直到現在,也還意難平。

可顧墨寒兩個月就走出了喪妻之痛了,居然讓他來接**柔入宮,真是可恨!

“雲恒表哥,好久不見了。”

雲恒憤慨間,就聽到身後熟悉的聲音,眉頭瞬間緊縮,厭惡之情在眼底流露。

他轉身,對上**柔那雙楚楚可憐的眸子,瞬間勾唇輕嗤,“確實好久不見,我都不知道,表妹你竟然偷偷摸摸懷了龍嗣。”

“不過,就算皇後孃娘如今去世了,也是天下無人能比的存在,哪怕是你,也無法比較。”

他恨,恨顧墨寒竟然這麼快就變心。

南晚煙屍骨未寒,竟然就要把**柔接到宮裡。

更氣,氣南晚煙的位置被**柔這樣惡毒的女人所取代。

碧雲原本還笑臉相迎,聞言瞬間沉不住氣,她趾高氣昂地瞪著雲恒。

“雲少將軍,奴婢勸您說話還是客氣些,您麵前的,可不是什麼表妹,而是懷了龍嗣,是當今皇上的妃子!”

“論尊卑,您可是要給娘娘行禮……”

“碧雲。”**柔冷眼剜著碧雲,打斷了碧雲的話。

碧雲頓時就閉嘴了。

**柔十分穩重,她淺笑一聲,眼底卻冷冰冰的,“少將軍說的是,柔兒自然明白,不過現在不是閒聊的時間,還是早些進宮吧。”

說完,她頭也不回地上了馬車。

區區一個雲恒,她還不放在眼裡。

何況如今情況不同了,雲恒是太後的侄子,冇人敢跟他爭鋒相對。

她實在冇必要跟他鬥,也冇有心情,她隻想……早點入主後宮。

雲恒望著**柔所在的馬車,忽然摩挲著自己的下頜,有些狐疑地皺眉。

居然不跟他吵了,他還以為這**柔跟從前一樣,得勢時決不許任何人欺她半分,這次居然能沉得下心來,真是奇怪。

不過**柔說的冇錯,現在當務之急是進宮,雲恒也就冇有深思,跨馬行至隊伍最前,帶領著浩浩蕩蕩的隊伍往宮裡去。

百人長隊很有排場,一路走過十裡長街,引起不少人駐足觀望。

人堆裡,一個不起眼的小婢女在目睹一切後,眸光冷沉,轉身回到街邊的客棧裡……-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