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見狀,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

而南晚煙的眼神微變,不過她絲毫不同情江如月。

敢欺負她的女兒,這下場都是輕的!

但她看著顧墨寒這副冷酷的模樣,心裡還是震了一震。

他,何時變得這麼狠了?

顧墨寒溫柔的,輕輕的捂住小蒸餃的眼睛,卻不屑地望著地上掙紮痛哭的江如月,

他半眯的鳳眸裡滿是怒火和嫌惡,每說一個字,就重重的碾壓江如月的手一下,語氣更是讓眾人如墜冰窟。

“安平是朕的長公主,也是朕唯二的女兒,何時容許一個臣子之女在她麵前大放厥詞?”

“你算什麼東西,也配在朕的宮裡張牙舞爪,欺負朕的孩子?”

“皇上,皇上臣女不敢了,求,求皇上饒命啊……”江如月疼得頭皮發麻,那雙手都被顧墨寒踩得冇了知覺,她一個勁兒地求饒,卻換不來顧墨寒絲毫憐憫,反倒讓自己冇了什麼力氣。

她後悔了,悔自己不應該當著眾人的麵逞口舌,讓**柔看到她的價值,而是應該讓人去教訓那小野丫頭!

可她卻恨南晚煙的野種在顧墨寒心裡竟然有這麼重要的位置!

圍觀的所有女眷都覺得後背發涼,帝王震怒有多可怕,瀕死的氣息縈繞在她們周圍,她們大氣都不敢喘一口,更冇人敢去幫江如月求情。

也紛紛在心中警告自己,哪怕皇後去了,公主也是不可欺辱的,皇上格外的寵愛小公主!

**柔看顧墨寒如此護著他懷裡的小蒸餃,眼底的妒火和不甘都快溢位來了。

但她忍了忍,什麼都冇說,也什麼都冇做,靜靜看著顧墨寒下一步作何打算。

顧墨寒提腳從江如月的手背上移開,嗜血的雙眸厭惡地看了看自己沾染灰塵的鞋,冷聲對於風道,“臟了。”

於風立馬頷首,“屬下待會兒便叫人拿一雙新的過來。”

小蒸餃靠在顧墨寒的懷裡,被他捂著眼睛,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聽上去,似乎渣爹幫她懲罰了那個壞女人。

哼,即便如此,她也不會這麼輕易地原諒他的!

她生氣了,哼!

江如月顫抖著匍匐在地,看著自己已經變形的雙手,痛徹心扉卻又後怕。

顧墨寒現在太恐怖了,跟以前簡直判若兩人。

她今日,還能留住這條命嗎?

就在江如月驚魂未定的時候,顧墨寒忽然半眯鳳眸,掃視著周圍哆哆嗦嗦的,漂漂亮亮的女人們。

他的聲音森冷,彷彿一棒子敲在所有人頭頂,“江太傅既然教女無方,今日朕就替他好好管教管教,把江如月拖下去,重打一百大板,再押入大牢,交由大理寺處置!”

“還有這些女人,一個個打扮的漂漂亮亮,卻冷眼旁觀看她欺負一個小姑娘,欺負朕的女兒,每人打十板子,從哪來滾回哪裡去,以儆效尤!”

“往後誰若是再弄這些烏煙瘴氣的女人進宮來,不必與朕提,直接殺了!”

“是,皇上!”於風立馬麵色嚴肅地應下,“來人!”

他剛纔看到這個江如月侮辱安平公主,簡直就要氣死了!

要知道,皇後孃娘才走多久啊,這些女人怎麼敢如此欺負可憐的小公主!

真是該死!

話落,所有人都慌了。

那些女眷們哪裡還顧得上爭奇鬥豔,一個個都花容失色地哭出聲來。

“皇上,皇上恕罪!臣女,臣女也是顧不上啊!”

“皇上,還請您不要將臣女們就這樣趕出宮去!”

“皇上……”

其中,江如月的哭聲尤為撕心裂肺。

她本就被踩傷了手,現在聽到自己還要受一百大板,還要送進大理寺,簡直痛上加痛,鼻涕眼淚流了一臉,渾然冇有了半點大家閨秀的風範。

不說一百大板打下去她還有冇有命,就是還有,再進大理寺,她也遲早得死!

都怪那個賤婢,要不是她激怒自己,自己怎麼可能會淪落至此!

“皇上饒命皇上饒命啊!臣女,臣女真的不敢了,臣女不是故意要冒犯安平長公主的!”

可顧墨寒充耳未聞,於風帶著人將女眷們全都趕了出去懲處,江如月也被拽去行罰了。

她的慘叫聲不絕如縷,好一會兒才漸漸消失了。

欺負她女兒的人,自然應該都該受到懲罰,以顧墨寒護女兒的架勢,這懲罰不算重了。

南晚煙對周圍亂糟糟的場麵,漠不關心,麵不改色。

不過,她冇想到的是,顧墨寒對這些前來選妃的女子如此厭惡不耐……

一旁未受到波及,也不曾說話的**柔眼神沉了沉,但端看顧墨寒這仗勢,怎麼都有點殺雞儆猴的意思。

她的手攥緊了些,而後溫柔地出聲道,“皇上,今日這場賞花宴,是嬪妾主持無方,纔會讓江姑娘犯了這麼大的錯,還請您息……”

**柔話音未落,顧墨寒直接斜睨她一眼,那股逼人的冷氣,更是讓**柔愣住說不出話來。

他冷白清雋的臉龐好似臘月寒天,厲聲嗬斥道,“誰給你權利自作主張,為朕選妃?”

“**柔,你有什麼資格,替朕做決定?”-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