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墨寒將小蒸餃送回寢殿後,先將宮靴換了,隨後徑直回到了禦書房。

禦書房裡,沈予正畢恭畢敬地站著,麵色有些凝重。

他看著伏案的顧墨寒,那張冷靜認真的俊臉,彷彿拒人於千裡,英挺的劍眉不知為何有些沉鬱。

沈予抿抿唇,還是上前一步低頭沉聲道,“皇上,屬下最近瞭解到一些國情,需要跟您彙報。”

“說。”顧墨寒眉眼未移,淡淡地開口。

沈予,“當初天勝來西野和親,索要的聘禮是希望西野能出兵攻打大夏,但您如今將此事壓了下來,有些惹怒了天勝。”

“線人來報,稟明天勝的帝王近期可能要對西野發起報複,而且,他們似乎已經在安排獨自攻打大夏的事宜了。”

“大夏的情況知道的不太多,但看上去也蠢蠢欲動,還分不清他們是敵是友。”

若到時候真的引發戰爭,西野絕不可能再獨善其身。

顧墨寒隻是輕抬眉尖,修長白皙的手指輕轉著尾戒,眸光幽深,一臉冷靜淡漠的模樣。

他勾唇,嗜血而張狂,有著滿腹城府與勝算。

“朕從不怕戰局,但若是危及到我西野的疆土百姓,朕必定不會坐以待斃,你安排下去,讓神策營和玄甲軍做好備戰,隨時等待朕的調遣。”

沈予頓時有些熱血沸騰,“是!屬下待會兒就去安排!”

這就是他認定的主子,骨子裡那股責任感與愛民之心,永遠都是堅定不移的。

而且,西野有這樣一個英勇神武的帝王、西野各地都能井然有序地組織軍隊,泰然麵對戰爭的到來。

絕對會勝利的!

顧墨寒微微頷首,合上卷軸疲憊地將手撐在桌麵,閉上眼輕揉著太陽穴。

玄色衣袖滑落,露出胳膊上觸目驚心的傷疤,讓沈予都忍不住蹙緊了眉頭。

顧墨寒幽幽開口,照例問道,“皇後和安樂公主……”

沈予深吸一口氣,遺憾地搖頭,“回皇上,依舊冇有訊息。”

然後,他又想到什麼,皺眉補充了一句,“皇上,今晚的宴會,還請您務必出席。”

“之前太皇太後送來的女子您都一一拒絕了,要是今晚您再不去,太皇太後那邊恐怕很難交代,保不齊,她還會想出更多的法子讓您疲於應付。”

他也不是不知道顧墨寒心中所想,但太皇太後的想法他也理解,畢竟皇後孃娘是個死人,若皇上不執念找皇後孃娘,隻是單純的不納妃,太皇太後或許還不必那麼操心,覺得皇上需要悲傷一段時間。

問題就在於,皇上不覺得皇後孃娘去了,始終要找她要等她,太皇太後可不得著急……

顧墨寒漆黑如墨的眼眸望向窗外,氤氳在夕陽下的側臉格外勾魂。

他的薄唇動了動,幽寒的語氣響起,“晚上朕會去,正好也藉機警告那些虎視眈眈,肖想朕後宮之位的人,皇後,永遠都隻有一個。”

沈予聞言卻有些擔憂,“可是您若這樣說,太皇太後她會不會……”

“朕不想惹皇祖母生氣。”顧墨寒冷邃的眼底看不出任何感情,他清雋白皙的臉龐英氣而俊美,“但皇祖母的手已經伸長了,朕隻是心煩,安平卻是會難過。”

“這場鬨劇,就從今日停下。”

“是。”沈予默不作聲地點點頭應下,剛想離開去安排備戰事宜,卻被顧墨寒叫住了。

“皇上還有何吩咐?”

顧墨寒的眸裡染著狠佞與煞氣。

“江太傅,你派人去嚴查他,朕要好好教訓他。”

子不養父之過,江如月連長公主都敢欺辱,究竟是誰給她的底氣?

沈予有些困惑,“江太傅兩朝元老,培養出了不少好官,朝堂上五分之一的官員都是他的學生,皇上怎麼突然要查他?”

顧墨寒的薄唇溢位一聲冷笑,跟沈予說了蓮花池發生的事情。

沈予的眼神從嚴肅到震驚,最後變得怒火叢生。

“竟敢欺辱公主!真是放肆!”

聽到小蒸餃受欺負,沈予自然氣不打一處來,他也算是看著小蒸餃長大的,心裡敬之愛之。

而且皇宮內外,誰不知道兩個小公主那就是皇上的心尖寵,如今隻剩下一個,安平長公主那更是宮裡所有人捧在手心的寶貝。

居然還敢對安平公主不敬!該死!

難怪皇上要嚴查江太傅呢,不來一個殺雞儆猴,有些人就是覺得命還長!

沈予滿臉殺意的朝顧墨寒恭敬地彎腰,“皇上放心,屬下這就去查!”

“嗯。”

沈予怒氣沖沖的轉身離開了禦書房。

成堆的奏摺中,顧墨寒側首朝窗外望去,深邃的眼眸凝視著西沉的落日,修長冷白的手指撚著尾戒。

那張俊美如斯的臉,此刻卻顯得有些落寞幽沉,還有幾分壓在深處的冷意。

他低聲喃喃自語,“晚煙,快點回來……”

再不回來,他就要不擇手段,逼她回來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神醫嫡妃世無雙南晚煙顧墨寒免費閱讀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