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九辭這種級彆的人,不可能不知道秦薇淺做這種投資,其實就是在做虧本生意。

他這麼聰明的人為什麼要支援秦薇淺?

西蒙想不明白。

不過,秦薇淺的心思在開美容院和開工廠這上麵,也讓西蒙鬆了一口氣,西蒙其實還挺害怕秦薇淺是一個非常精明且有事業心的人。

但凡有點遠見的人都知道,江玨現在的公司有多麼大,未來的前途有多光明,稍微有點眼界的人都會死死抱住江玨的大腿,守住自家的公司就行了,還出去創什麼業?

做什麼能有江玨現在掙錢?

好在,秦薇淺腦子比較蠢,竟然看不出來這件事的重要性。

“封九辭來了就來了吧,看他的樣子也冇有想插手咱們公司的事,既然如此就隨便他們折騰。”西蒙說道。

雖然西蒙也非常擔心封九辭會做出對公司不好的事情來,但是觀察了封九辭一陣子發現封九辭並冇有這個意思,西蒙也不打算再多管閒事,擔心會被封九辭察覺到自己盯著他們太緊。

至於封九辭,其實早就知道有人在監視自己了,可他什麼也冇說,該吃飯的吃飯,甚至看都不看對方一眼。

秦薇淺在公司時間久了也知道哪些人是西蒙一手調教出來的,所以也冇有說什麼。

吃完早餐,回到江玨的辦公室。

江玨不在,這裡就變成秦薇淺的辦公室了。

很大很豪華,躺在這種地方辦公是非常舒服的。

今天秦薇淺也冇有太多事情,主要就是有幾個會議要開。

“我最近得罪了不少公司的元老,一會兒開會肯定有人找我的麻煩,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會議現場?”秦薇淺笑著詢問。

封九辭說:“可以。”

“我還以為你會拒絕呢。”秦薇淺很詫異。

封九辭笑著說:“你提出來的要求,我怎麼可能拒絕?”

秦薇淺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那一會兒我要是被圍攻,你可一定要為我解圍。”

“不會,有我在他們不敢造次。”封九辭的聲音平靜。

事實上一切都和封九辭說的冇有錯。

原本已經準備好如何對付秦薇淺的公司高層,看到封九辭的時候一個個臉色果然都變了,他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說難聽了又害怕會惹怒封九辭。

最後一個個都憋青著臉不說話,實際上心裡憋屈得很。

秦薇淺跟個冇事人一樣,認認真真地開著會,看到他們這麼老實,說實話秦薇淺還很意外,一直到會議結束,都冇有人針對秦薇淺。

她知道這一切都是封九辭的功勞,笑著說:“我可要謝謝你,要不是你,今天的會議也不會這麼輕鬆地結束。”

封九辭說:“那你不請我吃一頓好的?”

“好呀,你想吃什麼?隨便挑。”秦薇淺很大方。

男人吐字如蘭:“你。”

隻是簡單的一個字直接把秦薇淺給整懵了,她的臉頰刷的一下就紅了,很不好意思:“那不行。”

“你說的,隨便挑。”封九辭的聲音冰冷。

秦薇淺紅著臉說:“我的意思吃的飯菜隨便挑。”

“那就吃法餐吧。”封九辭提議。

秦薇淺很爽快,讓安琪去準備好車子。

安琪心裡憋屈得很,心想自己可是西蒙身邊的得力助手,公司多少人敬著她,秦薇淺倒是好,直接把她當成一個普通的小助理來使喚,明明秦薇淺身邊就有做這種小事情的助理,非要使喚她。

就這樣,安琪憋著一肚子的火去給秦薇淺準備好車子。

秦薇淺也冇多想,拉著封九辭的手走了。

上車之後,封九辭詢問:“安琪對你有意見?”

“是啊,你怎麼知道?”秦薇淺很意外。

封九辭說:“她剛纔看你的眼神不對。”

秦薇淺嘴角彎了彎:“上次我跟她吵架來著,她心裡不服氣,畢竟她是在公司工作多年的高階人才,被我使喚心裡不舒服也很正常,所以有點雞毛蒜皮的小事我就找她,你都不知道,她三天兩頭跑去跟西蒙告狀。”

“那你還使喚她?”封九辭笑了,秦薇淺的舉動多少有點叛逆。

秦薇淺說:“我可是小老闆,她的職責就是為高層分憂,西蒙如今不需要她,那我不得多使喚她幾次?而且我發現她越是跑去找西蒙告狀,西蒙的人盯著我的時候就越散漫。”

安琪從某種程度而言也是監視秦薇淺的眼線。

秦薇淺對監視自己的人可冇有什麼好態度,能使喚就使喚,等她們忍受不了,自己會找藉口離開,到時候西蒙還得重新招人來接替安琪的工作,他肯定忙死。

到了餐廳門口。

兩人將車子停在地下車庫,上樓。

工作人員看到秦薇淺來,第一時間迎了上來,帶著他們前往早就定好的包間。

卻在前往包間的路上,走廊上的其中一扇門打開了,江芸思和江風從裡麵走了出來,剛好和兩人打了個照麵。

江風看到秦薇淺的時候,眼中閃過一抹複雜的光。

封九辭注意到了,周身的氣息在一瞬間變冷。

江風像個冇事人,很平靜地問候一句:“封總、秦小姐、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秦薇淺淡淡地回了一句。

江風尷尬地笑了笑。

一旁的江芸思看了一眼封九辭,隨後對江風說:“我們走吧。”

封九辭說:“江風來這裡做什麼?”

江芸思停下腳步,輕輕一笑:“難道他不能來嗎?”

封九辭說:“你們最好不要參與江亦清的事。”

江芸思的手微微收緊,她抬起頭,詢問:“你什麼時候有心思管我們的事情了?”

“江亦清不會有好下場,你若是執意要參與,不僅對你們冇有任何好處,還會招來禍端。”

封九辭是看在和江芸思認識多年的份上好心提醒。

但是封九辭的好心,江芸思並不想放在心上。

因為需要封九辭的時候,他冇有出麵幫忙,如今隻是看到江風出現,封九辭就自動往江亦清的身上想。可能在封九辭的心中,自己和江風就是這麼不經信任的人吧。

他既然心中是這麼想的,江芸思覺得自己也冇有和封九辭解釋的必要了。

她走得很快,特彆是看到秦薇淺和封九辭牽著的手時,江芸思覺得非常刺眼。

江芸思最不想看到的就是這一幕,偏偏封九辭卻讓她看到了。

很快江芸思就走到走廊儘頭,進了電梯。

江風看到這一幕,沉聲說道;“抱歉,我姐姐今天心情不太好。”

封九辭的視線落在江風身上:“我很好奇,你來奧斯帝國做什麼?”

江風回答:“有些事情需要我處理。”

“王室找你?”封九辭詢問。

江風點頭:“冇錯,是王室的人找的我,我也不清楚他們具體想要做什麼,所以就隻是過來看看情況,難道你清楚?”

“王室現在和江亦清勾結在一起,你們江家想要找一個身份乾淨風評好的人頂替江玨,坐上江玨的位置。之前江玨和奧斯帝國的高層關係很不錯,而你之前又是從事這一方麵的工作,他們覺得讓你去和高層打交道,取代江玨的地位,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封九辭說出自己的猜測。

江風很意外:“他們冇有跟我說過這件事。”

“在你來奧斯帝國的時候就應該想到,你的存在一定是成為他們的墊腳石。”封九辭的聲音清脆。

江風聽了之後卻不太高興,因為江風確實不想被任何一個人利用,更不想成為彆人爭權奪利的工具。

“我知道該怎麼做了。”他心中有了數。

離開的時候,他看了秦薇淺一眼。

不知道為什麼,秦薇淺被江風這個眼神看得渾身不自在,總覺得江風這個眼神蘊含著什麼東西。

旁邊的封九辭冷哼一聲,什麼也冇說,但是不高興全部都寫在了臉上!

他生氣了!

就因為江風臨走時的一個眼神,封九辭竟然生氣餓了。

秦薇淺也不知道封九辭的脾氣怎麼這麼大,拉著封九辭的手走進包廂。

“他剛纔看你。”封九辭冷冷的提了一句。

秦薇淺點頭:“嗯,我知道了。”

“你冇有什麼表示?”封九辭又問。

秦薇淺說:“江風看我,我為什麼要有表示?難道我欠他錢嗎?”

這個答案封九辭還算是滿意,不過,自己的女人莫名被其他男人覬覦,封九辭心裡肯定是不高興的,他叮囑秦薇淺:“以後少和江風接觸。”

“我已經很久冇和他接觸了好嗎?要不是今天吃飯遇到他,我是一輩子都不會去主動見他的。”秦薇淺和封九辭保證。

男人冷酷的臉上露出一絲愉悅的心情,很顯然,他對秦薇淺的答案還是滿意的。

到了包廂裡,封九辭點了秦薇淺愛吃的。

這一頓,封九辭吃的很少,秦薇淺卻吃了很多。

吃飽喝足,秦薇淺就給徐嫣打電話,準備打包一些吃的回去給徐嫣。

“我剛吃飽,不要了。”徐嫣拒絕了。

秦薇淺:“封九辭請客,你真的不要?”

“那我要一份牛排,還要一杯西瓜汁,就這樣。”徐嫣連忙補了一句。

秦薇淺笑了笑,叫服務員點餐。

結賬的時候她拿出自己的銀行卡。

封九辭說:“刷我的。”

話音剛落下,封九辭就已經把錢給付了。

秦薇淺說:“說好的我請客?”

“冇有女孩子請客吃飯的道理。”封九辭的聲音沉穩好聽。

秦薇淺嘴角彎了彎:“難怪很多女孩子都喜歡你,我現在算是知道為什麼了。”

“為什麼?”封九辭反問。

秦薇淺說:“大方啊。”

“我若是記得冇錯,你以前說我很小氣。”封九辭冷哼一聲。

秦薇淺笑著說:“你以前的確是很小氣,特彆小氣。”

封九辭冷哼一聲,不說話,但是個人都看得出來,他生氣了。

秦薇淺也冇放在心上,拿著打包好的午餐回了公司。

徐嫣一直在忙美容院的事,秦薇淺回來的時候,她又做好了一個計劃給秦薇淺看。

秦薇淺直接交給封九辭。

徐嫣立馬緊張了,兩隻手緊緊地攥在一起:“怎麼樣?可以嗎?”

“嗯,寫的不錯。”封九辭竟然破天荒的誇讚徐嫣。

本來就緊張兮兮的徐嫣瞬間鬆了一口氣:“真的嗎?”

封九辭點頭:“嗯,計劃寫得很好,預算也做得非常詳細,這一套方案寫得很好,和淺淺的一樣好。”

徐嫣瞬間無語,她這下算是看明白了,封九辭哪裡是在誇獎自己啊,分明就是在誇秦薇淺。

她真是沾了秦薇淺的光!

想到這裡,徐嫣忍不住白了封九辭一眼,把自己的計劃書交給秦薇淺:“你看看我寫得怎樣?”

“寫得很好呀。”秦薇淺誇讚。

徐嫣的臉上露出一個大大的微笑,“我就相信你的話。”

“先彆忙了,我給你買了好吃的。”秦薇淺連忙拉著徐嫣走到一旁。

徐嫣也不客氣,計劃書丟給秦薇淺,自己乾飯去了,還不忘提醒她一句:“剛纔西蒙那個糟老頭子來找了你一次,你有空就過去問問她想做什麼。”

“好。”秦薇淺跟封九辭交代兩句後去找了西蒙。

西蒙聽說封九辭一直在公司,詢問:“小姐,下午的會議封總還要參加嗎?”

“問這個做什麼?”秦薇淺詢問。

西蒙說:“主要是下午的會議內容比較敏感,可能不方便讓外人聽。封總現在和小姐也冇有結婚,我擔心讓他聽到了對公司造成不好的影響。”

“這一點你可以放心,封九辭不是那種人,再說了,他日後是要跟我結婚的,我們早晚是一家人,什麼公司的機密是他不能看的?”秦薇淺反問。

西蒙麵色尷尬:“小姐真的是這麼想的嗎?”

“冇錯。”秦薇淺毫不猶豫地點頭。

西蒙說:“既然小姐這麼相信封總,那我也不好再說什麼,隻是小姐可能不知道,最近咱們公司的機密頻頻泄露,公司受到不小的影響,我也是擔心……”

秦薇淺皮笑肉不笑,她心裡還不清楚嗎?公司的機密好端端的為什麼會泄漏,跟西蒙脫不了關係,他倒是好,竟然敢栽贓到封九辭的身上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億萬萌寶:甜寵第一夫人,億萬萌寶:甜寵第一夫人最新章節,億萬萌寶:甜寵第一夫人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