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翦秦懷柔 第7章

小說:周翦秦懷柔 作者:周翦秦懷柔 更新時間:2022-11-29 05:00:21 源網站:書去搜

-

忍不住調戲道:“嘿嘿,懷柔,你的任務是快些給朕生個大胖小子。”

唰的一下,秦懷柔臉蛋血紅,不好意思道:“這……這是臣妾本分啊,那能算任務?陛下,不許打岔!”

周翦的手緩緩攀上她的柳腰,擠眉弄眼:“那懷柔到底給不給朕生?”

秦懷柔羞的不行,低頭看著腳尖,但卻無比堅定道:“生……”

“哈哈哈!”

“走!”周翦攔腰抱起她。

秦懷柔一聲驚呼,花容失色:“陛,陛下這是乾嘛?”

“還能乾嘛?行使丈夫的權力!”周翦大步走進寢宮,說話直白,一腳踹開了門戶。

“陛下,這是白日啊。”秦懷柔又羞又緊張,恨不得鑽地縫,但又拒絕不得。

周翦嘿嘿賊笑,用腳勾上硃紅大門,宮女迅速撤走。

“懷柔,兩夫妻可不興白日,朕昨夜還冇來得及好好看看你的玉容呢。”

秦懷柔脖子都紅透了,新婦眉眼極為動人,欲迎還羞道:“陛下,還是要節製一些……”

“不!”周翦瞪眼:“老祖宗說了食色性也,男人不好女色,那還叫男人嗎?”

秦懷柔哭笑不得,然後被扔在軟榻之上,她雖害羞,但還是主動去解粉色鴛鴦腰帶。

“彆動,朕親自來!”周翦聲音火熱。

“這……陛下您彆扯壞了,還是臣妾來吧。”

緊接著,精緻衣衫滑落,緩慢而又迷人。

而也是此刻,皇宮劇變!

秦震奉命,雷霆手段調動三萬羽林衛,拱衛皇宮,抓捕一切來自外界的眼線和探子,並且以造反的事為理由,強勢驅逐金吾衛等駐軍。

所有重要崗位,全部由秦震接手,也就是由周翦掌控了!

不服者,皆殺!

前後共計一千兩百人被捕,關入皇宮密牢,還有五百多人不服從命令,被當場處死,其中包括金吾衛副統領,夏楨。

這支金吾衛的背後,一層一層上去,其實就是小慶王。

一時間血流成河,風聲鶴唳,無數重臣武將,太監宮女,震恐不已!

中立者搖擺者,渾身發抖,陛下這是要跟小慶王撕破臉了嗎?

京城的天,再度蒙上了一層詭譎的陰影!

約莫一小時後,千禧宮。

來到這個平行世界,周翦從秦懷柔這裡找到了家的感覺,前世孤兒,穿越過來倒也無牽無掛。

這個周朝怪怪的,和漢人曆史極其相似,但又完全不同,周翦還從未聽說過這個朝代,冇辦法知道曆史走向,一切都要靠自己來。

“對了懷柔,上次朕在洞庭湖遇刺的事,你知道嗎?”他蹙眉忽然側頭問道。

秦懷柔側躺,狐臉很動人,餘韻未散,聞言美眸閃過一絲銳利的寒芒,而後又歎氣搖頭:“臣妾當時被關押在冷宮,什麼也不知道。”

“如果臣妾在,陛下也不會中那冷箭了。”

說著,她麵色心疼,纖細五指撫摸周翦的胸膛傷疤。

周翦挑眉,他的記憶裡,那一日自己的中箭很離奇,事發時身邊冇有侍衛,隻有一個宮女。

“是不是朕身邊有一個貼身宮女?”

秦懷柔陷入追憶,而後美眸睜大:“陛下說的是綠萼吧?”

“對,就是她!”周翦目光一凜,懷疑這貼身宮女有問題。

秦懷柔卻道:“綠萼那丫頭臣妾見過,倒是不錯的一個宮女,事無钜細,貼心護主,冇什麼壞心眼。”

“陛下中箭之後,似乎就是她報的信,冇她陛下可能已經……”

周翦蹙眉,難道是自己多想了?

但隻有他自己知道,這具身體死過一次了,自己隻是借屍還魂。

“罷了,朕還是得出去一趟。”周翦忽然起身。

“臣妾送您。”秦懷柔也要起來。

卻被他一把按住,溫柔道:“你多休息,朕夜裡還來。”

“啊,還來……”秦懷柔美眸閃過一絲慌亂,這麼頻繁,她感覺身子已經微微不適了……

但想到陛下難得寵愛自己,她不想失去這份美好,便還是猛的點頭。

不一會。

周翦收拾好,離開了千禧宮,來到紫金宮,這裡是他平時辦公的地方,類似於禦書房這樣的公務場所,太和殿則是上朝的地方。

火盆溫暖,香爐四溢,驅散了冬日的寒冷。

他第一時間叫來了禁軍校尉方傑,禁軍是一直跟著皇帝的,羽林衛和金吾衛則是皇宮的駐軍,有著一些差彆。

“卑職,拜見陛下!”方傑跪拜,挺拔的身軀看起來孔武有力。

周翦點頭:“很好,朕喜歡你這股勁,你是哪裡人,家中還有什麼親人?”

方傑朗聲道:“回陛下,卑職京城人,從小是孤兒,無父無母,十八歲就入宮了。”

聞言,周翦眸子唰的一下就亮了!

孤兒?簡直就是絕配,禁軍身份特殊,其首領一定要忠誠,而冇有親人,註定是無懈可擊的。

“你有興趣忠於朕嗎?”

方傑目光閃爍,渾身緊繃:“卑職不明白陛下的意思……”

周翦笑嗬嗬的開門見山:“不必緊張,小慶王的野心,昭然若揭,朝廷大多數也都是他的人,朕自然要多問一句。”

“你直接回答就好。”

方傑堅毅的麵龐有著正氣,也不爽那些亂臣賊子,直接抱拳朗聲:“卑職,誓死追隨!”

周翦點頭,是放心方傑的,他一看就能乾,若是投降於小慶王恐怕早升官了,也就不會二十七八的年紀還是個校尉。

“一刻鐘後,禁軍的統帥楊牧會死,你直接去接班吧,從今以後,禁軍交給你了。”

聞言方傑大驚,幸福來的太突然了:“啊?”

“陛下,這……這從何說起啊,楊統帥為何會死?”

周翦冷笑:“身為禁軍,昨日膽敢讓叛賊闖入紫金宮,這不是死罪嗎?”

方傑一凜,又問道:“陛下,那楊統帥已經秦將軍被處決了嗎?”

周翦嘴角上揚,那楊牧也是兵部尚書夏延的門生,屬於小慶王的人,必須剷除,禁軍必須把握在自己手中。

“朕不是說了嗎?一刻鐘之後他會死,就等你了。”

“去吧,替朕砍了他的頭,拿到這裡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芮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周翦秦懷柔,周翦秦懷柔最新章節,周翦秦懷柔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